“好了,你进去吧。”

林误乖巧的站在会议室门口,“我就在这等着你,你一抬头就可以看见我。”

“不用。”

顾斯言直接推开门,无视一众董事诧异的目光,拉着林误走进去,“在里面等。”

陌生的环境,再加上一群目光并不友好的人,林误虽然不喜欢,但是也知道顾斯言是对他好才会带他进来,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

赵随很有眼色的加了把椅子放在顾斯言身边,“夫人,请坐。”

特意把称呼从小少爷改成了夫人,明示所有人林误的身份。

可惜这并不能阻止有人作死。

林误还没坐下,顾斯言右手边的中年男人就开了口,“顾总,这么重要的会议,你带着无关的人进来,不合规矩吧?”

“会议确实和他无关,不过他和我有关,他是顾夫人。”

顾斯言目光平静的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可能时间过去太久了,你们都忘了我当年我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说过什么,那时候我告诉你们,想留在这里分一杯羹,就要守我的规矩,做不到就跟顾亭一起走。”

当年他的雷霆手段不知道从董事会里清走了多少人,听他提起以前的事,刚才还对林误投去各种不友善目光的人纷纷低下头。

顾斯言靠在座椅上,以一种绝对蔑视的姿态把目光转向对林误的到来提出质疑的男人身上,“九年过去了,你现在认为的不合规矩,是不合谁的规矩?我的?还是顾亭的?”

“跟老顾总没关系,我只是提醒一下。”

中年男人语气带着明显的心虚,“毕竟会议内容都是公司机密。”

“他想知道公司机密,用不着跑到这里费尽心机的偷听。”

顾斯言毫不掩饰对林误的偏袒,“他如果感兴趣,我会亲自告诉他。”

中年男人被噎得脸色十分难看,却也没再说什么,毕竟顾斯言在公司有绝对的话语权,和他正面对上的下场,绝对会和他父亲顾亭一样被从董事会除名。

所有人都没了动静,林误看着霸总气场毫无保留的男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作者笔下描写的关于他的偏执独断。

对所有事情都要绝对的掌控,甚至可以说是唯我独尊,不论对错,不讲道理,只看心情。

如果林误是被针对的那个中年男人,那他可能会和作者一样觉得顾斯言是个会自食恶果的反派,可惜他不是。

作为被偏袒的那一方,顾斯言所有的不讲道理,在他眼里都只是出于伴侣的责任和义务,对他的偏心而已。

心又不长在中间,他的纸片人偏心一点怎么了?

根本就一点错都没有嘛,怼人的时候更帅了。

一直到会议结束,林误都沉浸在欣赏纸片人的盛世美颜中,等顾斯言带他走出会议室,终于忍不住感慨出声,“顾斯言,你比小说里写的还帅,当时我就该花两万去给你打榜!”

虽然表达喜欢的方式和正常人不同,但是顾斯言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这样他也很受用。

他觉得林误越来越像一只猫,一只奶凶奶凶的小奶猫,闹脾气了会伸出小爪子抓人,高兴了就缠着他喵喵喵的撒娇。

显然现在就很高兴,连牵手的动作都比来的时候自然了不少。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跟我回办公室等一会儿可以吗?”

“可以啊。”

林误乖巧的点头,“跟你去哪都可以,我不会打扰你的。”

有些习惯了和顾斯言牵着手接受别人或八卦或暧昧的目光,回办公室的路上林误还有心思去回想书里的剧情,“我记得……你的董事会里有一个人后面会害你破产,但是我想不起来他叫什么了。”

“嗯。”

顾斯言随口应了一声,带他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坐好。

“你太淡定了吧?”

林误有点看不懂他的意思,“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吗?”

“你不是说你想不起来了?”

林误:……

虽然他问我也没用,但是好歹表现出一点好奇啊。

顾斯言已经坐到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林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你就不想让我好好想一想到底是谁吗?你给我点动力,说不定我过几天就想起来了。”

“没必要。”

顾斯言对他说的剧情并不在意,“未知的变数有很多,不需要你浪费时间去管这些事,我会处理好,不会破产。”

又开始了,自信是好事,他也有自信的资本,但他是反派啊,反派是不可以盲目自信的。

林误有些无奈,“虽然你能力确实很强,但是剧情的力量是不可抗力,作者为了衬托主角,什么丧心病狂的剧情都敢写的。”

“比如,主角头被打掉都死不了?”

“……”

他为什么还记得这句话啊!

“顾总。”

门外传来赵随的声音,顾斯言把目光转向门口,“进来。”

赵随进门后先看了一眼林误,然后才看向自家老板,不动声色的用眼神询问自己该不该现在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