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顾着要赶人,林误把荔枝扔得满地都是,蹲在地上对着荔枝直叹气,“早知道就拿大一点的东西砸了,这么多荔枝收拾起来好麻烦。”

说着伸出手准备一颗一颗的捡起来。

“不用你。”

顾斯言俯身拉着他的手腕把人提起来,“你去那边等一会儿,很快就收拾好。”

“对对对,我来就行了。”

陆辞动作麻利的拿来扫把,边收拾边把他们俩往沙发上赶,“你们看电视去,耽误我扫地了。”

觉得确实用不上自己,林误也就没再坚持,“那我就回房间了,辛苦你了。”

陆辞一脸无奈,“嫂子你能别跟我这么客气吗?要不你揍我一顿算了,那都比你这么客气强。”

林误:……

他说话真的好难接啊,这时候我该说什么啊?

看出他的尴尬,顾斯言及时开口,“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有事随时叫我。”

“嗯嗯,知道了。”

好不容易有人解围,不用再不知所措的面对陆辞那个自来熟加话唠,林误应了一声后立刻跑上三楼。

陆辞看着他逃命似的背影无奈的笑笑,“哥,我真没欺负嫂子,你说他这么怕我干什么啊?”

顾斯言也有些不理解,不过他觉得那应该不是怕,而是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尴尬。

可林误又不是内向腼腆的性格,这样的反应格外奇怪。

“可能是和你还不熟悉。”

“行吧,怪我太忙了,没混个脸熟。”

陆辞叹了口气继续收拾满地的荔枝,收拾完又去扔了垃圾,回来后看到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心的顾斯言,脸上的笑逐渐被愧疚和为难取代。

“哥,对不起啊,又给你添麻烦了。”

说笑归说笑,作为顾斯言后妈的儿子,想想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陆辞就觉得对不起他,“我妈确实算不上好人,但她毕竟是我妈,我实在是……”

“跟你没关系。”

顾斯言放下手给自己倒了杯水,“十年前你跟着我搬出来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她是她你是你,她犯的错与你无关。”

他不在意,陆辞却做不到事不关已,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很快就恢复了平时没心没肺的状态,吊儿郎当的掏出手机给他发了一份文件。

“我经纪人那母老虎天天催我出专辑,娱乐圈离开我也不行,以后你们开会就别叫我了啊,我那点股权你帮我处理一下。”

顾斯言看了一眼他发的股权转让协议,“那些股权是你应得的,我跟赵随说了,以后股东大会不用通知你,你忙你的。”

“你别不要啊!”

看他起身要走,陆辞赶紧把人拦住,“那东西我留着也没用,你就当是我送的新婚礼物呗,正好你和嫂子结婚我还没……卧槽?”

本来是边说边追着顾斯言上楼梯,结果不小心看到楼梯尽头站着的林误,陆辞吓了一跳,“嫂子你这是玩什么呢?脸怎么了?”

“脸?”

林误伸手在脸上摸了摸,“我脸怎么了?”

他不动还好,摸了这一下脸上黑乎乎的痕迹更多了。

顾斯言快步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墨汁?”

“啊?我脸上也沾上了吗?”

林误下意识再次抬手,顾斯言及时拦住他,“越擦沾得越多,我带你去洗手。”

几分钟后,洗干净墨汁的林误一脸尴尬,“我练字的时候突然渴了,想出来喝水,不知道沾了墨汁。”

“不是回去睡觉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