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周末,顾斯言的作息时间从来不会随着工作日或者休息日改变,依旧是七点钟准时起床。

“哥,早啊。”

陆辞已经习惯了他的作息时间,为了能蹭上一顿早饭,还特意提前起了一会儿,看他只准备了两副碗筷,目光立刻转向三楼,“嫂子没起吗?今天不是要挑衣服?”

“不急,让他睡。”

“额……但是我预约送衣服的时间是九点。”

陆辞特意提醒了一下,“嫂子昨天起床的时间是十一点。”

“昨天是太累了,今天应该不会那么晚。”

知道林误之前又是被抓来又是去领证结婚的,陆辞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没再想这件事。

直到两个人吃完早饭在客厅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到林误下楼。

“哥,八点五十了。”

衣服什么时候都能送,但是跟着一起来的造型师可不好约,陆辞试探着指了指三楼,“要不……你去叫一下?”

“嗯。”

顾斯言应了一声起身上楼,走到林误门前敲了几下门,没听到回应才去开门。

“咔嚓……”

没有反锁?

顾斯言收起手里并没有用到的钥匙,轻轻推开门。

阳光全都被厚重的窗帘遮挡在了窗外,房间里却不是想象中的黑暗,床头的小夜灯算不上明亮,但是足够让他清晰的看到床上的少年,以及少年随着他推开门而睁眼的动作。

顾斯言没再往里走,站在门口叫他,“先去试衣服,试完再睡。”

穿书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每天都睡到自然醒,突然被人叫起床,林误的起床气有些收不住了,想都没想就朝门口扔了个枕头。

刚睡醒力气还没恢复,枕头飞了一半就落在了地上,虽然没达到砸人的目的,但是意图已经清楚的传达了。

顾斯言看看已经躺下继续睡的人,再看看地上的枕头,沉默了几秒后缓缓关上门。

“哥,嫂子洗漱完了吗?”

看到顾斯言下楼,陆辞晃了晃手机,“造型师刚刚打电话过来,说马上就到门口了。”

“让他不用来了。”

“怎么了?”

陆辞脸上的笑意迅速收敛,“嫂子就见个造型师,你可以全程在旁边看着,没必要连这个都不让吧……”

“不是我不让他见。”

这辈子第一次叫人起床被枕头砸,顾斯言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平静的语气中夹杂着丝丝无奈,“他在闹脾气,不想起床。”

“然后呢?你就这么回来了?”

“不然呢?”

理所当然的态度把陆辞都给看懵了。

你再叫他啊!

那么大个公司你都能安排的明明白白,叫个赖床的小孩就没招了?

好家伙这是真宠,真当儿子宠。

将近十一点,林误才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的洗漱完,刚出卫生间就看到了地上的枕头。

怎么掉在这……等等,它好像不是被我挤下床的……

关于枕头的记忆在脑海里闪现,林误都快被吓傻了。

顾斯言叫我起床,我不仅没起来,我还拿枕头砸他?!

我的天,我是不要命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