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顾斯言的劝说下同意了暂时先用陆辞的乐器,林误还特意坐在钢琴前试了一下手感。

“确实是贵有贵的道理啊。”

简单弹了几个音,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一传进耳朵,林误就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语气也兴奋起来,“原来真的有钢琴可以弹出颗粒感的音色,我之前一直以为是他们形容的太夸张了。”

说完又迫不及待的把所有琴键都按了一遍,“手感也特别棒!”

“很喜欢弹钢琴?”

“还可以吧,无聊的时候会弹一会儿打发时间。”

看他发亮的眼睛可不像还可以,顾斯言觉得他应该是很喜欢,“陆辞的钢琴弹的不错,有时间让他教你。”

那岂不是要经常和陆辞单独相处?

林误赶紧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弹着玩的,不用特意教我。”

陆辞那么能说,我可受不了。

清楚的感受到他对陆辞的排斥,顾斯言有些不解。

陆辞的性格很容易跟人相处,就算是看书的时候很喜欢我,所以才对我和陆辞的态度完全不一样,那也不该排斥陆辞才对,至少会相处的很融洽。

“陆辞有的时候说话会不着边际一点,但是没有恶意,哪句话你不喜欢听,直接告诉他就好,他会改。”

顾斯言耐心的和他解释,“我的病……我的情况很特殊,他住在这里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拦住我,所以不太方便搬出去。”

“不用搬出去,我没有不喜欢他住在这里。”

社恐的事不太方便跟他说,林误只能用其他理由来掩盖真相,“我就是和他不熟,所以相处的时候不太自在,不过他住在这里并不影响我,我跟你熟就行了,其他人都不重要。”

顾斯言眸光微敛,“其他人都不重要?”

“对啊。”

林误认真的跟他分析,“站在你的角度来看,我现在应该是你的所有物,你养的宠物跟你亲近就行了啊,和别人相处的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

顾斯言现在对他的感觉确实像是在养一只永远不会离开的宠物一样,可这种心思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被当事人这么毫不在意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不介意?”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这就是事实啊。”

林误都被他眼里的疑惑给逗笑了,“我可是看过这本书好多遍的,我很了解你,再笨也不至于以为你跟我结婚,留下我,是因为喜欢我,你的剧情里根本就没有感情线,你只会像开挂一样的搞事业。”

自我认知准确,还能精准掌握别人的心思,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被关在这里。

眼底墨色渐深,顾斯言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烟,“你先自己玩,我还有事。”

注意到他的动作,林误乖巧点头,然后看着男人的背影满眼不解。

他是要去抽烟吧?

书里说他只有在烦躁或者压制不住阴暗面的时候才会抽烟,可他之前明明心情不错啊,是我哪句话说错了吗?

觉得是自己影响了顾斯言的情绪,林误思来想去了半天,最终还是走出琴房去找人了。

他可是我最想养的纸片人啊,当初追书的时候还为了他打赏了不少钱呢,我得帮他缓解一下负面情绪,不然他一激动跑出去得罪主角就不好了。

阳台上,顾斯言侧身站在墙边,努力用抽烟来平复自己想要把人锁在地下室里的冲动。

一支烟还没有燃尽,跟阳台相接的走廊上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穿着一身家居服的少年在阳台和走廊的交接处从一侧走到另一侧,脚步慢的仿佛是在山林里散步。

几秒过后,又慢慢悠悠的原路返回,这次不光是路过,还自以为很隐秘的偷看了好几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