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爷这是你的手机,里面装了你要的监听系统。”

傍晚的时候赵随才把手机和林误写在清单上的东西都送来,林误拿过手机后礼貌道谢,然后才转头去看他带来的其他东西,“都在这里了吗?好像少了几个。”

“剩下的都是乐器,需要定制之后再从国外运过来。”

“为什么要在国外定制啊,国内没有卖的吗?”

“国内有,但是不够好。”

赵随掏出手机给他看了一下订单,“这是Y国最顶级的私人定制琴行,他们的乐器都是专供给世界级的大师,所以预约之后等待的时间会长一点。”

林误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订单上金额后面的0吸引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一把吉他四百多万?!

奇怪的表情引起了赵随的注意,“怎么了?小少爷是觉得不够好吗?”

哪是不够好,明明就是太好了,好到不敢用啊。

不过毕竟和赵随不熟,林误也不太想跟他多说什么,“我去找一下顾斯言。”

说完就穿着拖鞋一路哒哒哒的跑进厨房,“顾斯言,我不想要那么贵的乐器。”

在给他洗葡萄的男人疑惑转头,“为什么?”

“因为太贵了啊。”

万一哪天离婚成功了,搬走的时候那么贵的乐器怎么可能带的走。

顾斯言收回目光把洗好的葡萄放进盘子里,“那不是你该考虑的事。”

“我……我的水平不行,给我用太浪费了。”

“已经预约了,没办法退掉。”

顾斯言边说边端着葡萄往客厅走,“你如果不想要,等它们到了可以给陆辞,他没有灵感的时候最喜欢砸乐器,你可以让他表演给你看。”

林误:……

我怀疑他在逼我闭嘴,但是没有证据。

“葡萄很甜。”

见他不再说不想要,顾斯言才动作生疏的剥好一颗葡萄放在盘子里递给他,“尝尝吗?”

“啊,好。”

他为什么要剥好了再给我?

林误带着疑惑把葡萄放进嘴里,顺手扯了一张纸巾递过去。

手里拿着葡萄的男人愣了一下,接过纸巾抬手帮他擦了擦嘴。

林误:???

“你干什么?”

顾斯言仔细看了看他的嘴角和下巴,“很干净。”

“我不是说这个。”

林误哭笑不得的又扯了一张纸巾给他,“我是想让你擦手。”

意识到自己理解错了他的意思,顾斯言再次接过纸巾,不过没有擦手,只是放到了一边,“等下一起擦。”

说完拿起一颗葡萄又开始剥了,剥好之后再次放进盘子里。

林误看得一脸迷茫,“我自己会剥。”

“嗯。”

忙着剥葡萄的男人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

林误:他好奇怪啊,难道这又是作者没写的东西?是他的爱好吗?

两人一个安静的吃一个安静的剥,旁边的赵随已经看傻了,悄悄掏出手机给陆辞发消息。

【赵随:陆少你快回来吧!我怀疑老板要对小少爷下手了!】

刚下飞机的陆辞看到消息有点懵了。

不可能啊,两个人相处的挺甜蜜的啊。

【陆辞:怎么回事?我哥发火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