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斯言你做饭好好吃啊。”

林误看着自己面前比脸还要大的碗,再看看顾斯言手里拿着的小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我是不是吃得太多了?”

“你还在长身体。”

“对哦,我还年轻呢,不像你都已经……”

明显察觉到男人的眼神不太对了,林误及时止住话题,“你看你做饭这么好吃,要不我们去离个婚?”

这么能闹腾,估计是太闲了。

顾斯言放下筷子,“吃完就去洗碗。”

“我不!”

林误铁了心要作到他受不了,“我什么都不会,洗碗也不会。”

“不会就学。”

顾斯言指了指厨房,“里面有洗碗机,把碗放进去。”

“我不学,你做饭就得你洗碗。”

林误把碗一推,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一只大手按在了椅子上,“去洗碗。”

这次的语气明显比上一次要冷,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林误不情不愿的拿着碗往厨房走。

洗碗是不可能洗碗的,哼!

“咔嚓!”

眼看着两只碗从他手里掉在地上,知道他是故意要闹着离婚,顾斯言也不生气,“你觉得我买不起两只碗?”

“你……”

有钱了不起啊!

林误叉着腰和他叫嚣,“那我拆了你的别墅!你不离婚我明天就开始拆!”

“你试试。”

顾斯言的目光把他从头看到脚,“你拆别墅,我拆你。”

想到地下室里那些手术刀,林误狠狠打了个冷颤。

打也打不过,闹了还要被威胁,看书的时候还在想病娇带感,现在放到自己身上简直要命,穿书到现在林误第一次真情实感的觉得委屈。

“我也没得罪你什么啊,不就是小小的剧透了一下吗?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心胸就不能宽广一点,我帮你一起对付主角还不行吗,干嘛非要跟我结婚拉着我一起死啊!”

越说越委屈,林误红着眼眶蹲在地上,“我第一次穿书也没什么经验,就不能让我好好活着吗……”

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被这样对待该有的反应,顾斯言也不出声,等他哭得差不多了才走过去,没来得及说什么,手腕就被抓住了。

“顾斯言,我错了,离个婚吧,求求了……”

顾斯言俯下身,单手抚上他哭红的眼睛,“宝贝,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宝贝这种情意缱绻的称呼,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带着死也要死在一起的偏执,林误抽抽噎噎的擦了擦眼泪,小声嘟囔,“虽然不想当你的宝贝,但是这种病娇的语气真的好带感。”

“……”

顾斯言手上的动作一顿,连快要出口的威胁都忘了,就这么皱眉看着他。

“你不同意离婚就算了。”

林误推开他的手缓缓站起身,“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我再问问。”

说完踢了踢脚边碗的碎片,根本看不出来是刚哭过的模样,慢慢悠悠的朝着客厅走了。

十九岁的小孩都这样情绪多变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