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辞对林误过分热情,从名字身高到父母年龄全都问了一遍,十级社恐的林误根本招架不住,求救似的看向顾斯言。

“我们急着去领结婚证,这些问题以后有时间再问。”

顾斯言说完又抬手指了指二楼,“随便哪个房间都可以洗澡,给你十分钟。”

林误解脱似的松了口气,一路小跑着上了二楼。

看他进了房间,陆辞才开口问出自己的疑惑,“哥,你什么时候出柜的?”

“没有。”

“没出柜?”

陆辞看了一眼二楼,下意识收敛声音,“你没出柜还给我找个男嫂子?而且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你就要带人家去领证,你图他什么?年轻帅气?软萌可爱?”

“他……”

顾斯言回想了一下林误剧透完他是反派后得意的小表情,“很有意思,养在家里应该不会无聊。”

那么多千金小姐抢着要嫁的钻石级单身总裁,因为一句有意思,就要和男人结婚了?

陆辞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不过也知道自己拦不住,只能尽量劝他,“我看我这嫂子年纪又小又一脸单纯,你就算要养在家里解闷,该有的待遇也得有,稍微收敛点,别刚娶回来几天就把人吓出毛病了。”

“不会,他很了解我。”

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陆辞也是无语了。

要是彻彻底底的了解你,还不得连夜扛着飞机跑去国外。

不知道两人在楼下聊什么,林误进了浴室所有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了脸上。

这具身体不光声音和他很像,脸也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一点不同应该就是左边的嘴角有一颗不太明显的红痣。

穿书后还能遇到这种巧合,是天意让他重新活一辈子吗?

早知道他就不去招惹顾斯言了,干嘛非得剧透,好好活着不好吗……

顾斯言只给了十分钟,林误顾不上多想,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并没有碰原来的脏衣服,穿着浴袍就下了楼。

陆辞已经走了,只剩下顾斯言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林误走过去试探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顾斯言沉默着抬眼看他。

“说好的衣服呢?”

林误捂着浴袍小声嘟囔,“你的浴袍太大了,我穿着漏风。”

面前的少年个子还没有完全长开,穿着他的浴袍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样,顾斯言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衣服在你洗澡那个房间的床上。”

“啊?”

林误环视了一圈也没在别墅里找到其他人的影子,目光再转回顾斯言身上时有些复杂,“你送上去的?”

看到顾斯言点头,林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你应该等着我自己下来拿啊。”

“为什么?”

看书的时候就格外关注顾斯言,他不威胁自己性命的时候林误根本不怕他,还语重心长的纠正,“因为你是个病娇反派,霸道总裁,怎么能做这种事,你这算是崩人设你知道吗?”

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才上楼去换衣服。

上楼梯时顾斯言都还能看到他嘴巴在动,估计是在不停念叨崩人设的事。

果然养在家里会很有意思。

五分钟后,一身黑色西装的林误满脸不高兴的走下来,“我不喜欢西装。”

林误边走边嫌弃的吐槽,“只有你一个人喜欢一年四季穿西装,这种衣服穿着真的很不舒服。”

顾斯言没理他,不等他走到面前就先起身往外走了。

上了车林误还在跟西装较劲,直到看到驾驶位上坐着的人。

金丝框眼镜,斯文的长相,还能帮顾斯言开车……

“我知道你!你是那个比老妈子还能念叨的男人,顾斯言的私人助理赵随,对不对?”

赵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