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少儿不宜的东西,陆辞就算再脸皮厚也受不了这种社会性死亡的场面了,“那个……嫂……嫂子,这个我其实……我可以解释……”

“不用解释,我都认识。”

林误饶有兴趣的蹲下去,顺手拨弄了一下离自己最近的猫尾巴,“这个你得配上猫耳朵,你这个不仅没有配套的耳朵,还连个遥控器都没有……”

“你……”

陆辞听得目瞪口呆,缓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哥,我嫂子这样他……正常吗?”

没有刻意压低的声音足够林误听清了,赶紧解释,“你们别多想啊,我只是在书上见过这些东西,没用过。”

“陆辞你把这里收拾好。”

顾斯言对这件事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说完俯身把箱子往旁边推了推,对着林误招手,“过来,上楼去选房间。”

“哦,好。”

林误应了一声站起身,还偷偷观察了一下他的微表情。

没有书里写的抿嘴角,语气也没有那种冷冰冰的压迫感,应该是没生气。

除了主卧,整个别墅其他的房间都大同小异,林误在顾斯言的陪同下随便选了一间,在他离开之前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又崩人设了啊?刚才那种情况你为什么不生气?不是应该掐着我的脖子逼问我到底有没有用过吗?”

“我不觉得你在撒谎。”

顾斯言语气平静,“而且以前是以前,你以前的事情我没能力管,但是以后……我不喜欢我的东西被别人碰。”

“嗯……我还是觉得你有点崩人设。”

林误认真的跟他讨论,“你好像没有书里描写的那么疯,你应该怀疑我,然后再把我送去地下室关几天,让我长记性。”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顾斯言对他好像过于容忍了。

“你很了解我。”

顾斯言并不排斥他光明正大的分析揣测自己的想法,“你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没必要。”

“好像是这个道理哦。”

林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明白了他对自己那种莫名其妙的纵容是因为什么,“好了没事了,你走吧,我要睡觉了。”

“嗯,陆辞喜欢胡闹,你别多想。”

客厅里,陆辞越等越慌,看到顾斯言下楼,赶紧迎上去,“哥,嫂子没误会什么吧?我真的是好意,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自己发病的时候有多变态,我……”

“没误会,以后和他有关的事,你不用管。”

“我没想多管什么,我这不是怕你……”

“我不会伤他。”

陆辞:???

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哥,你这不会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疯起来连我都不放过,现在竟然跟我说不会伤他?

“你想多了。”

顾斯言一只手搭在沙发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几下,“我对他……没有你想的那种兴趣。”

“那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这不科学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