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白微微一愣,疑惑地看向正在整理衣襟的傅墨琛。

“天冷,你穿得太少了,注意点。”

傅墨琛将自己的西装外套交给戚白之后,因为还有事先离开,他的身后还跟着五六个黑衣保镖,离开的时候带起了一阵肃杀的风。

戚白看着傅墨琛离开的背影,情不自禁地发起了呆。

直到被顾屏捅了一下腰窝:“别看了,人都走没影了。”

发现自己竟然想着傅墨琛开始发呆,戚白脸微微一红,回过头看着顾屏,突然注意到不仅是顾屏在看自己,就连周边的其他人也在看自己。

“呃,你们有事吗?”

同样穿着旗袍只有150的可爱妹子蹦蹦跳跳凑过来,摸了摸西装的布料:“哇塞,这衣服布料也太好了,肯定很贵,白白,刚刚那个人是你男朋友吗?”

戚白红着脸:“不是不是,他是我学长,顾屏也知道的。”

顾屏揶揄:“哦?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这里有一个小朋友在思春呢!”

“哦~~”

戚白这回连耳朵都红了:“顾屏!”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周围人路过时看着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调侃,顶着这些奇奇怪怪的目光戚白在场馆里又待了一个小时左右,趁着舞台那边表演开始,去了趟场馆的公共卫生间。

因为舞台表演开始,卫生间里没什么人。

戚白站在洗手台前脱掉了手上的蕾丝手套,洗去了手心黏腻的汗水。

“呼……终于能喘口气了。”

为了扮演得更像一些,方才半天时间戚白都是掐着嗓子眼说话的,这么时间长了,喉咙还有点不舒服。

“待会去便利超市买瓶水吧……嗯,这是什么?”

他的手摸进傅墨琛那件西装外套的口袋里,从刚刚开始他就觉得外套的一侧有明显地垂坠感,但一直没时间查看。

口袋里装的是一个黑色的圆筒形物品,有点像是个把手,大拇指的地方有一个凹陷的按钮,看不出来是什么。

戚白握着把手,试探地按了一下那个按钮。

蓝色的电火花闪烁,一声“噼啪”响后重新陷入沉寂。

看着手里的小圆筒,戚白震惊得张大嘴巴。

“竟然是个小电棒……学长怎么会把这种东西随身带在身上?还这么随便地放在口袋里。”

他握着电棒走出卫生间,心想既然随身带着应该蛮重要的吧?待会拿去还给学长好了。

结果还未走出多远,拐角处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从背后抱住戚白的肩膀向后用力一扯,还不等他惊叫,另一只手就捂住了他的嘴。

戚白立刻奋力挣扎,但他越挣扎,背后禁锢着他的力量就越大。

他几乎是要欲哭无泪了,怎么又是在公共卫生间,他是不是和这个地方反冲?!为什么每次出现事情都是在这个地方?

“软白白,好久不见了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