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双双被监视了,到今天为止已经十几天了,柳川并没有限制他的行动,只是他出入都会有人跟着,晚上不管他回哪里,柳川都会在半夜十二点回来,然后上他的床,抱着他睡,第二天一早就会走。

起先寒双双在自己家里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被人抱着,二话不说就开打,黑暗里传来柳川的闷哼声。

柳川没有还手,而是更加用力的收紧了抱着寒双双的手,让他行动受阻。

寒双双不打了,气愤难平的问:“这是我家,你怎么进来的?滚出去!”

柳川没有说话,只是低低的哼了一声:“乖…让我睡一会,我好几天没睡了。”

寒双双心软了,虽然很想怼回去,让他滚,可是听到他浅浅的呼吸打在自己脖子上,有点痒。

说不清哪里痒,后面几天两人很默契的维持这个状态。

加上柳川竟然还把小柯基丢给他,害他每天都有大半心思被小柯基吸引走,没法再分神去想那些勾心斗角的事,也不想去想柳川举动背后的深意。

虽然不去想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新闻一直没有停过。纪源生破产了,名下产业全部被查封,名下的财产也全部被法院转手拍卖。

寒博明跟纪玉扇没被关多久就出来了,前几天纪玉扇还来找他,只是还没靠近就被柳川安排的人带走了,带去哪里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期间寒承雄也来找过他几次,都被郝莉莉给拒绝了,后面寒双双再听到他的消息就是寒氏股票已经开始被收购,隐隐有种破产的预兆,名下诸多产业都被变卖。

商场如战场,这话永远不过时,没人能知道正春风得意的企业会不会在下一秒就付诸东流。

又过了几天,寒双双也将制药厂的奠基仪式正式提上日程,忙了大半月,来来回回组了无数个饭局,终于一切手续都齐全。

寒双双咬着笔帽兀自出神,重逢以来有很多细节都不能去推敲,寒双双怕自己忍不住,忍不住要去质问柳川。

他凭什么凭什么监视他!

虽然他心底已经有了答案,可他还是不敢问,他怕得到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答案,于是就一直这样陷入胶着的状态。

好在两人之间还有小柯基作为调节,让氛围不至于太过冷淡。

“叩叩叩~”

“进。”寒双双把笔帽盖了回去,坐正姿势,继续看文件。

进来的是小谢,小谢抱着厚厚的一堆审批文件摆到寒双双桌前:“寒总,这些文件需要您签字。”

寒双双点点头,示意她放着就行。过了一会小谢又说:“寒总,今晚七点您有个饭局,是招商局局长请客。”

“好,知道了。”

寒双双终于不再自虐的去想那些问题,因为要参加饭局,他把小柯基交给了随行的柱子:“今晚我有饭局,你先帮忙看着点它,或者你先带它回去。”

柱子是个憨憨的傻大个,话少人也不大聪明,就是身手不错,这是寒双双对他的了解。

柱子点点头,目送寒双双上车,然后他也跟着开了一辆车跟上。因为寒双双最近应酬多,每天又带着小柯基上班,很多时候寒双双都会将小柯基交给他先带回,但其实他只是将小柯基安置在车上,不远不近的跟着寒双双的车。

寒双双当然知道柱子跟在后头,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觉得柱子是傻大个的原因,认死理,只要柳川不说他可以离开,他就绝不会让寒双双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寒双双最近这段时间很累,身心俱疲。在公,制药厂原本就是个大项目,三百多亩的地预算接近两千的个亿。后来他又把寒博明原本拍来的两百亩地一起顺过来了。

本来他也只是要一块地而已,没想到最后他也多得了一块地,肖铭的意思是他自己弄来的地随他自己怎么折腾,公司不插手,但那块地还能怎么折腾呢?寒双双一琢磨直接把它也划进了制药厂的项目里,这下子预算直接奔到三千亿了,寒双双把计划打上去的时候,还以为会被驳回,没想到文件上还是只有一个苍劲有力的字:批。一顿操作下来,要到各个材料递完,图纸重新规划完,少说也得要个半个月,再接下来就是奠基仪式的操办了。

工作虽然很忙,但累的是身体,而生活上的累往往都是心。

他分不清他在柳川心里到底算什么,才能让他一边跟自己交往的同时,还跟另外一个女人订婚甚至还有了孩子……

又或者是他才是后来者,毕竟他跟柳川重逢时,李伊伊已经在他的身边。

越想心越冷,所以柳川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化总是让人猝不及防,刺耳的刹车声刺破耳膜。

“吱~~”

“寒总坐稳扶好。”李家俊咬着牙死死的抓紧方向盘,他们的车子被两辆五菱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寒双双开始时没有防备,狠狠的撞了一下脑袋,没出血就是红了一大片,整个脑子有点晕乎,听到李家俊的惊呼立刻抬手抓住把手,死死的拽着,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冷汗。

“啊!!”

“双双,啊!别怕,别抬头。啊…”

两车相撞所产生的强大的气场,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知道其可怕之处,惨烈并不足于形容,因为人命不可估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