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是陈华江的发小,一起长大的哥们。

他爸是厂里食堂的厨师,手艺不错,为人却又倔又死板。

眼看着同龄人一个个参加工作,自己却还在家待业,大光心里憋屈。

可是他爹却死活不肯去送礼,嫌丢人,非得等分配。

“你说,这么等下去,得等到猴年马月?我现在没工作,连个对象都说不上!”

“唉!”

大光打开酒瓶,喝了口闷酒。

他要给陈华江倒,陈华江却把他拦住了。

“我不喝酒了。”

陈华江语调不高,却透出一股坚定。

“你不喝酒?真是怪了。”

要是往常,这一瓶酒,都不够陈华江自己喝的。

陈华江递给他一根麻花,心里却是一动。

大光一心想去食堂,跟他爸学了一手好厨艺。

据说,他家祖上是御膳房里给皇上做饭的。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陈华江却知道,大光确实有压箱底的手艺。

他曾经尝过一道东坡肉,那味道简直绝了!

“这可是个人才。”

陈华江以茶带酒,敬了大光一杯,大光心里烦,一饮而尽。

以陈华江的老辣经验,大光在他在他面前就如三岁孩子一般,几句话之后,就把他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大光看中了一个女孩,两人也偷偷摸摸接触而。

可是他却没有工作,想去提亲,担心她家里不同意,把他愁的不行。

“你爸的脾气改不了,你想进厂是难了。没工作,你也就没脸去提亲,对不对?”

陈华江分析着。

大光则在那垂头丧气,不停点头。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

陈华江话头一转。

“大光,想不想跟着***?”

陈华江突然问道。

“跟着你干?”

大光疑惑地抬起头。

“没工作,有钱不就行了吗?有了钱,一样娶媳妇。”

陈华江提供了另一条思路。

“对啊,有钱也可以!我要当大款!当万元户!”

这时的万元户,还是个时髦的概念。

“华江哥,你自己都被开除了,那我跟着你干啥啊?”

大光已经不自觉的上了陈华江的贼船。

“你想想,你爸手艺那么好,为啥工人对食堂的评价还那么差?”

陈华江在厂里上班时,对伙食的评价只有一个——猪食。

“那还用说?饭好吃难吃,活干多干少,工资都是一样。我爸根本就出工不出力,食堂干活的不都这样吗?”

“再说,一到开饭人山人海,打到饭都凉了,哪还能好吃?”

大光的分析,可是说到点子上了。

“既然这样,咱在厂里开个小吃部,能不能赚钱?”

陈华江继续问道。

“能啊!”

大光一拍大腿,可是随即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