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们离婚。”

刘水看着陈名平静的神色,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她明明一直在挣扎,在犹豫,可是,当陈名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她却有种,自己即将彻底失去所珍视的东西的感觉。

她不由鼻酸,问道:“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看到刘水的反常,杨兰拉了她一把,没好气地说:“臭丫头,你耳朵聋了吗?他说要跟你离婚啊!这是多么好的事情!

你该高兴!从今天起,你终于不用因为这个废物,被全城笑话了!”

二婶一家虽然天天嘲讽陈名,但他们内心里并不希望两人离婚。

毕竟,如果真让刘水另攀高枝儿,刘水在刘家的地位肯定会更高一步,这势必会影响他们家。

这么想着,二婶就开口道:“哎哟,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桥,不拆一桩婚,大嫂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啊。”

刘玲也帮腔道:“就是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水妹妹见异思迁呢。”

三姑冷哼一声,讽刺道:“我看啊,他就是装的,他哪里舍得和小水离婚啊?我刘家的上门女婿,这是何等荣耀的身份?”

大家一听,顿时觉得她言之有理。

刘聪嗤笑一声,说道:“废物,原来你只是在演戏啊?不过也对,虽然上门女婿不好听,但我刘家的狗,和外面的狗比,地位到底是不一样的。”

刘水也有些疑惑,难道,陈名真的只是吓唬她?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吓唬她?

他真的以为,她不敢离婚吗?

想到这,她冷冷道:“陈名,我不喜欢你耍心机的样子!”

杨兰生怕陈名后悔,忙说道:“废物,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是你提出的离婚,明早你们就去把离婚证领了,听到没有!”

说完,她看向还想劝和的二婶她们,叉着腰,泼妇一般没好气地说道:“你们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你们不就是怕我们家水水改嫁了一个好人家,把你们都比下去吗?

我告诉你们,老太太今天是没来,她要是来了,我非得在她面前参你们一本!

她可是很期待水水和夏之阳的结合的!

坏了他们俩的好事,老太太可饶不了你们!“

二婶听到这话,立刻不满地说道:“哎哟,你朝我们发什么脾气啊?离婚可以啊,就怕你这女婿像狗皮膏药一样不肯离!”

杨兰听到这话,怒瞪着陈名,好像他如果不离婚,就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名。

陈名淡淡一笑,他的目光从这一张张丑恶的嘴脸上扫过,平静地说道:“我陈名说话算话。刘水,我们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