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小姐,你当初如果心狠一点将他送进大牢,现在也不会反过来被他送进牢里。说白了,你很贪心,想控制他、给他一点颜色,但你对纪长慕了解多少?他那种人,是你能掌控得了的?”

“他想送我坐牢?”

“不然?”井锐也懒得再跟她说什么,收起U盘,对保镖道,“打电话给警方。”

井锐跟陆思羽不熟,他也知道,他在这件事上也是纪长慕的棋子,这种事纪长慕自己处理不了就交给他。

这个男人呐,也挺有意思。

“等等,你们家大小姐知不知道纪长慕跟我睡过?可惜了,男人真的是无情无义,提上裤子就不认人。表面上装得对前妻一腔深情,背地里亲我的时候却又说还是我好。纪长慕那种男人,我劝你们都小心一些,今天他能利用我,明天就能利用你家大小姐。说不定他现在离开JY也是他的算计,至于算计什么,我也无缘看到了。”

“陆思羽,这就是大小姐不愿意见你的原因,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我不会将这些话告诉大小姐。还有,纪长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

说罢,井锐离开了这处公寓。

井锐知道陆思羽已经气急败坏,无计可施。

纪长慕那个人,天生的冷淡禁欲,但凡对女人上点心,也不至于至今膝下没有一儿半女。

男人都有的那点心思,唯独他没有。

井锐也怀疑他是不是上年纪了,不然,哪能对女人一点想法没有,就连新婚后都舍得将大小姐送到国外读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