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出去打猎!”

沉思了半天的林轩,突然起身,开口对着正在躺在地上懒洋洋的大白说道。

“汪汪汪!”

大白听到了林轩的话语,猛然起身,撒开四根狗腿,便是飞奔到了林轩的面前。

“相公,又要出去打猎啊?”

西王母听到了林轩的话语,因而不由开口对着林轩询问说道。

要知道,林轩每一次出梅山小院……

总是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这一次,西王母再次听到林轩说要出山打猎,因此心中不由一沉。

她有些猜不透,自家相公,这是又打算弄出个什么幺蛾子……

林轩看了西王母,还有自己另外三个老婆一眼。

心里不断吐槽:

这不出山打猎能行么?现在家里这么多张嘴巴……

养四个老婆也就算了,还特么这么多宠物。

老子再不出山去“赚钱”,全家都要饿死了。

想到这里,林轩不由感觉身为一家之主,肩膀上的担子,实在是有些沉重。

他突然明白,贫富差距,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有。

在华夏古代,能有三妻四妾的人,都特么是人才啊。

这一点,和林轩前世的华夏现代文明,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在某扶桑国,若是妻子和扶桑丈夫说:

“我以后不上班了,专门在家伺候你,给你做好吃的。”

那扶桑男子一定是眉开眼笑,点头哈腰:

“吆西!好的,好的!”

在华夏现代,若是妻子这般对丈夫说。

那华夏丈夫一定是眉头紧皱,然后叹息一声说道:

“别了……我没这个福气……”

说白了,压力太大了。

让男人压断了原本挺拔的一根脊梁骨。

那曲儿怎么唱来着——

若不是为了碎银几两,世人不会慌慌张张,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种慌张,保老人晚年安康,保稚子入得学堂,柴米油盐五谷粮。

林轩想到这里,心中万般苦涩,但是这种担忧,还不能对自家妻子言起。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男人的尊严。

一念至此,林轩脸上顿时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随后开口对着西王母说道:

“闲来无事,倒也让人惆怅,今儿我也感觉空闲,打猎本是我的兴趣,西儿,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不累……”

这一刻,林轩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差点哭了出来。

在林轩的感知之中,一个高大伟岸,沉默寡言,但是能够肩挑日月的丈夫形象,油然而生。

太伟大了!

西王母瞪大眼睛,随后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姐妹。

年纪最小的碧霄努了努嘴巴,随后吐槽说道:

“谁特么担心相公累不累啊……相公何许人也?三界强者,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相公觉得累?”

“这还不是……想要知道……相公这葫芦里是卖了什么药。毕竟,每一次相公出门,其背后,都蕴含深意……”

碧霄言语犀利,不加掩饰。

但是这话,还是没有说错的。

碧霄说完之后,梅山四美齐齐点头。

觉得碧霄所言在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