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店不大,楼下四张散桌,楼上两个包厢。

并且整个建筑是挑高比较高的那种临街商铺,所谓的两层其实是隔出来的,二楼有点像阁楼,层高两米多一点,这空间给人的感觉有点压抑。

装修的也很简单,就是很普通的那种路边馆。

别说跟陵海的土豪金相比,就是陵海分局水上派出所民警老杨爱人开的百姓食府,也比这儿高好几个档次。

但老领导和老战友安排在这儿给自己接风,韩昕真的很高兴,因为这儿是侦查队在市区的一个重要“据点”!

老板陆会新也是支队的老兵,曾在支队食堂干了十几年炊事员。

三期士官,退役回老家之后没要地方政府安置,拿了点钱、带上老婆孩子,从西川回芒井开了这个小饭店。

老班长创业不容易,支队机关的战友们只要有活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这儿,陈老板在做参谋长时都经常来照顾他家的生意,做上支队长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来过。

坐在熟悉的小包厢里,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连饭菜都是熟悉的味道!

“老班长,别站着呀,韩昕难得回来一次,坐下来,又不是没位置。”

“是啊老陆,赶紧坐。”

“杨姐,楼下还有一桌,我还有好几个菜没炒。你们先聊先喝,我忙完就过来。”

“行,搞快点啊!”

……

目送走老班长,杨大姐举着筷子招呼道:“韩昕,吃啊,全点的你爱吃的菜。”

“好的,谢谢杨姐。”

“张大,尝尝这个,看看合不合你口味。”

“行,谢谢。”

招待老战友就应该这样,主要图的是个气氛,不是去吃什么排场,徐军和吕向阳觉得这么安排没什么不好。

杨大姐一向精打细算,认为这么安排既能让韩昕体会到回家的感觉,又能照顾老战友的生意,更重要的是这儿物美价廉很实惠,一样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朱金明本来就不是侦查队的人,跟韩昕的战友情没杨大姐、徐军和吕向阳那么深,并且去年在陵海享受过高规格款待,感觉安排在这儿给韩昕接风有点寒酸。

何教考虑的是今晚不只是接待单位的老兵,也是在为远道而来的滨江市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接风洗尘,觉得安排在这儿不够正式。

可来都来了,只能硬着头皮,带着几分尴尬,给张梦程敬酒。

来的路上被韩坑上了一课,张梦程很清楚这是一个真正的“特别能战斗”的集体,打心眼里佩服他们这些缉毒英雄,能参加他们的战友聚会真的很荣幸,怎么可能会有别的想法。

事实上他宁可吃这样的饭,也不愿意去参加那种很官方很正式的应酬。

考虑到现在代表的是市局刑警支队,他端着酒杯苦笑着问:“何教,工作日喝酒不太合适吧?”

何教碰了下他的杯子,笑道:“这你尽管放心,我们喝是经过支队领导特批的。至于你和韩昕,那就更不用担心。明天休息,后天才去查缉,今天就相当于周末。”

“好吧,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我酒量不行,就这一杯怎么样?”

“能喝就放开喝,到了这儿就跟到了家一样。”

当兵的喝起来都很疯狂,而且这是人家的主场,张梦程可不敢放开喝,一个劲儿说酒量不行。

但既然端起了酒杯他就藏不住量了,从何教开始,一个接着一个敬,连杨大姐都很豪爽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盛情难却,张梦程没办法,不知不觉半斤下肚了。

喝的太猛,他有点扛不住,连忙侧身道:“小韩,我有点上头,能不能让我缓缓,我等会儿再回敬。”

都说东北虎、西北狼,喝不过江南小绵羊。

韩昕本以为他酒量应该可以,没想到才几杯他就扛不住了,起身笑道:“没事,你先吃点菜,我帮你盛点汤。”

何教看出他也就半斤的量,不想把他灌醉,指着汤笑道:“这汤是用野生菌炖的,在滨江肯定吃不到。韩昕,帮张大多盛点。”

“好的,谢谢啊。”

张梦程终于松下口气,拿起香烟正准备散一圈,吕向阳的手机响了。

韩昕以为队里有什么事,正担心他晚上喝酒了怎么办,吕向阳说了几句是,便放下手机笑道:“韩昕,陈老板知道我们在这儿,打算等会儿过来给你和张大敬杯酒。”

“可我们都已经开始了。”

“他让我们先吃,他晚上也有活动,到我们这儿不知道是第几场。”

韩昕笑问道:“那我们边吃边等?”

不等吕向阳开口,何教就指着徐军道:“小徐,我们先挪下位置,先把位置给陈支空出来。”

“行。”

领导要来,必须把主位腾出来。

按顺时针顺序,挨个儿挪了下,继续喝。

不过这一轮没带上张梦程,主要针对韩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