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瑞树这一句良莠不齐,还真不是乱说的。

虽然青苗营地中的学生都算是天赋出众,但青苗营地的教学内容大多还是以军事内容为主,像是米立刀带的实验室所需的知识储备,在青苗营地需要通过选修课或是集训学习。

五万学生里头,有五十个对晶体学感兴趣的学生并不出奇,有十个既对晶体学感兴趣又乐意对深渊生物进行研究的学生也不出奇,这十个学生就算全来米立刀的实验室进行面试,米立刀也只会为自己的面试人才库得到扩充而欣喜。

但白瑞树在这儿当面试官的消息传出去了,后面赶来参加面试的学生,其知识面就少有能符合实验室需求的。

可能是擅长指挥作战,可能是擅长深渊环境解析,可能是擅长工程设计,但,会这些不代表他们能在跨专业的实验室面试中依旧取得好成绩。

面试这些跨专业学员的过程成了压倒面试官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学生天资聪颖,但偏偏不是专业对口,言谈之间灵光不少,只是和本专业无关。

米立刀:我除了习惯,还能怎么办呢,反正晶体和深渊生物交互领域本来就小众,招不到人罢了,日常罢了。

“不然他们为什么来?营地里那么多实验室,就你当面试官的那个实验室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地全是排队等着面试的学生,其他实验室门口顶多排着十个人,难道是因为你的导师人格魅力出众?”泽豪一翻白眼,白瑞树对自己在粉丝群体内的号召力还是没有清晰的认知。

“……你这话可别在老师面前说,他脾气好归脾气好,但也不能这么说他。”白瑞树脑中闪过“其貌不扬”的米立刀的形象,说到人格魅力,光从颜值来说,米立刀老师确实不太能在这方面和人相比。

“这不是只和你们说嘛。对了,关于这学年营地转变安排的做法,他们打算开个讨论会,现在在约人。你们想不想去?”泽豪在门口等白瑞树他们,并不是只为了来讲点乐事的。

不过一小群学生私底下的碰头会,说起来也不算是正事。

“他们是谁?”

“陈聪健、伊夜梅他们,还有我们几个明天有空的。”泽豪说的是他来青苗营地后比较相熟的几人,同时也是白瑞树他们在青苗营地社交圈的扩展。

“明天有空?讨论会设置在明天吗?”白瑞树并不抵触这种社交活动,以前只要有空,同学来相约,他总是会去。之前那些稀奇古怪的在学生之间流传的青苗营地的传言,他也是从这种社交活动中听来的。

不得不说,这种非正式场合的社交活动,对在青苗营地中经常绷紧精神的学生们来说,算是不错的调剂活动。

在这种场合,学生们可以像是丢了脑子一样交流——说出来的话不需要负法律责任,不需要有理论依据支撑,甚至可以连逻辑都不要——这对脑子来说实在是休息的好时机。

而且这帮学生的底子不错,丢了脑子——这只是个夸张的说法——之后,他们的交流快捷迅速,就像是进入了头脑风暴状态,又有激烈的灵感交互,又有轻松愉快的氛围,每次去,白瑞树都能有所收获。

不管是听见了谁家的八卦消息,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说,都算是收获……吧?

但,明天确实去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